开花的成不了栋梁之材

首页

2018-12-06

刘醒龙儿子在武汉大学外语学院本届博士毕业,作为父亲,有机会来到校园看着孩子完成学业,自然会像别的家长一样高兴。 前两天见到儿子穿博士生红袍时,情不自禁地自斟自饮了两杯。 在此我就不说高兴了,而说说感怀。 在我家,最疼爱儿子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父亲,儿子的爷爷。 儿子考上大学时老人家喜出望外。 读硕士时老人家去世。 又升为博士生后,儿子专程到老人家的墓前说给老人家知道。

他爷爷酒量奇好,但生前极少沾酒,得知孙子也像书香人家的孩子读书读成了博士,老人家一定会在天国邀上三五老友,喝成不醉不归。

在大学说这类话有点不合适。 我的意思是孩子们每一点成长,天上地下,不知有多少人在关注。

那些看上去无法再关心的先祖,实际上,还在以量子纠缠的方式起作用。

不会因为看不到,也摸不着就不存在。 我在乱用奇特的量子物理现象以表达一位家长此刻的心情。

人和人之间的血脉传承,可否与量子一样,不曾与祖先见过面,还能涌动千年不断的心潮?从历史和现实的意义上讲,毕业一方面是现实的要求,另一方面本身就是这股前不见源头,后不见尽头的血脉纠缠。 作为孩子的父亲,向手把手培养他的导师和其他师长当面致谢,是我多时的念想。 过去三十年,儿子一天天从少年而青年。 在珞珈山下求学,春秋三度,身上才有了读书人气质。

我家是老黄冈人,刚出版的长篇小说《黄冈秘卷》,写黄冈人不只是铁血,更有人所忽视的贤良方正。 上世纪初,如果也有精准扶贫,我家肯定排名在前。

我的爷爷只上过一年半私塾,儿子的爷爷只上过一年私塾,我自己也只是文革后的高中生,用老人们的话说,只相当于读三年私塾。

我们这一辈智力都不差,却只有儿子的小姑姑考上过长沙铁道学院。

我自己当工人用业余时间写小说,一路走下来,比一般上过大学的同行辛苦十倍不止。

儿子的爷爷生前最大愿望是让绽开在我家的书香传承下去。

儿子考上博士生,入导师门下,我都来不及开心,便开始担心,学业如何立,学问如何做,如何才能不辱师门?有时候很想与导师私下交流一下,看看儿子到底学成什么样子,又怕自己的轻率打扰导师教导。 前些时,儿子报喜说答辩通过了,我心里还留有余地。 直到导师邀请我参加毕业典礼,才相信孩子并非报喜不报忧。 俄语我一句没学会,俄罗斯文学还略知一二。

儿子最初的译作我不甚满意,三年光景下来,再看他的译作,不由得暗暗称道。 在心里猜度,能用三年岁月将青涩学子学养成学术模样,指点迷津的导师功力该是何等了得!寻蜂收取野蜜,随鹭可采嘉莲。 面对引路人,说声谢谢难以表达全部心情,又只有谢谢二字才符合家长的心情,也不涉嫌时下的纪律规矩。

在此,我向外语学院的全体老师和莅临典礼的嘉宾鞠躬致意。

作为父亲,哪怕孩子已博士学成,还要叮嘱几句。

去年此时,我正在可可西里。 那天,一位随行记者忽然说,刘老师,你应当是将万里长江从头走到尾的第一位作家。 同行的人一琢磨,还真的如此,从屈原到李杜到当代同行,文学史之前的确无人走完长江全程。

话是这么说,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。 行走到索南达杰保护站,手机信号还是满格,才明白过来。

人在当前,只要有愿望和资金,行走长江写写才华文章,已不是难题。 而在唐宋明清却是与登天一样不可能的事。

不说中下游,就是让人闻之色变的可可西里,黑色公路比校园外的八一路还好,让人在天堑面前也有如履平地的气概。 沿途但凡见到牧民房子与毡房,必定会有太阳能电池板环绕在四周。

人口稍多一些的城市就会有过去只有成都才有的高压氧舱。

没有国家的巨大进步,仅仅是可可西里一地,就是无法克服的。

仅仅这一处的险阻,就会使我不可能走完长江全程。

人需要才华,人的成功看上去是仰仗才华,如果脱离身处的家国,才华就会沦为人生空谈。

儿子能顺利做到博士生毕业,背后支撑的妻子和女儿,还有其他家人,也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。 人可以恃才,切不可傲物。 才是自己的,物是外部的给予。

轻看或者无视,失去有力支撑的才华,只是天上云霞,中看不中用。

一个取得通常意义的成功的人,在家一定要是好儿女、好夫妻、好父母,在国一定要是守护者和建设者。 爱我们的家国,是有志者的不二选择。 一个在通常意义上的普通人,也只有身为好儿女、好夫妻、好父母,才可以成为与天下相通的普通人。

长角的都不是食肉动物,开花的成不了栋梁之材。 在家里我常与儿子说这两句话。 希望儿子和各位同学,不管将来做何事业,一定要有格局,做不到事业伟大,也要情怀阔大。

在我小的时候,我的爷爷曾不厌其烦地在我面前提及,说老家黄冈一带,历史上从没有出过奸臣。

老人的话,看上去对小孩子不起作用。

其实,这话早已像种子一样,在心里留下来。

季节一到,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。 爷爷对我说的这话,重要的不是结果,而是这话所要表达的东西背后的过程。

是黄冈一带为什么不会出奸臣。 是我们在面对纷杂世事时如何才能不受奸佞的影响。

与奸臣对应的词叫做忠良。

有好些年了,人们越来越越少用这个词语。

人们不用它并非表明它没有用了,过时了。

任何时候,有没有忠良之心,是做人的重要指标。 在技术高度发达的时期,忠良二字的用处,比高端技术本身更应当受到每个人的重视。 忠良二字所体现的价值,也不会因为哪些字词不常用了而彻底贬失。

我们这代人,最远到达天涯海角,同学们的理想比火星还远。

去的地方越远,越要记住东湖边,珞珈山下,开满樱花桂花,铺满枫叶的武汉大学校园,是你们忠良人生的再造之地。 祝福各位师长!祝福各位同学!2018/6/21(本文系作者在武汉大学外语学院2018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。 )。